福田洋平

鞋工匠
福田洋平
的"ONE OF A KIND"

幾乎不是買東西的,但是有喜歡的東西不和金額有關系,想得到的by。在實際上得到之前仔細調查。在在一般情況下甚至不受歡迎的商品符合自己的時候,購買。直到買為止的過程,在調查的過程快樂。

據說最近買了想,訂貨做皮包的話,在這個6月領取在前,一年在巴黎進行了的時候在什麼回憶成為的東西了。為了平常被作為差事什麼都放進去在休閒的皮包請求幫助了,但是很敬重製作,留戀滾,一直想使用的話只為了自己的皮包想。經手的在SERGE·AMORUSO這個France的人間國寶是原巴黎的高級mezon的工匠。皮革想實用性,要了法國製造的shibo皮革。幾乎不護理,好像完成。因為是鞋工匠所以仍然在意皮革。

Crockett&Jones的"5看守員"系列,采購員的中村好像被追求皮革了做也。把海軍藍的CORDOVAN被在日本國內硝的皮革到nozamputon帶進去了。自創業以來,不沒有是由包括持久性的皮革做成鞋的嗎?這個鯊魚皮膚也是日本的皮革。好像是麂皮,并且有,接觸完全不同,柔軟。因為對內羽毛鞋製做鱷魚是常有的事所以認為在休閒的平底學生皮鞋做的是正解。這個是DEA,鹿皮的麂皮嗎?稀奇。專利的平底學生皮鞋好像也配得上DENIM。以限製腳數的方式哪一個都罕見的東西。認為是非常好的陳列。即使無論誰看也認為想要的能覺得想穿的型號一定準備齊全。

在正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在Crockett&Jones的工廠附近居住,參觀工廠吧,能到鞋的建設的隨便學了。英國鞋的"正好的地方"是Crockett&Jones。製作,價格的均衡很好,并且有安心感,好像對一直能交往的1雙成為。